《車手》大俠是這樣煉成的

motorway1

「八千轉, 兩米車
要衝既時候就去到盡」

江湖對決 高手過招 師徒情誼 伸張正義
香港黑夜小巷成了武打的擂台,
劍氣蛻變成引擎噴煙, 內功儲氣化為腳踏油門
亮/關車頭燈如拔刀輎,
車輛的不同型號, 代表兵器的派別, 招式的秘笈
關鍵始終在於練車(武)之人, 心術謀算盡在於如何用車
每一著, 每一個技巧運用, 代表了人的個性, 當下處理危機的心理狀態
才能是入門鍛鍊, 成材卻是武學修養的長期培訓
有了技術水平, 學過基本功並不斷操練至發揮極致
但勝負取決還是在於一記絕殺, 必殺技的掌握

天生一副精奇骨架, 卻心高氣傲漠視前輩教誨
熱血衝動先嘗敗績, 心浮氣躁下受艱苦訓練,
在敵人步步進逼到了牆腳後,
失去最重要的人或事物之時, 正是頓悟真諦發奮圖強的時機
於是, 一記絕地反撃, 再遇仇敵, 一決生死
本是舊派武俠片的「小子成大器」的方程式, 搬到現代警匪類型片的另一港片傳統
竟一新耳目走出新路, 顯現導演凌厲的影像風格
關鍵在於不用對白, 純粹以每一場鬥車推進劇力及發展角色
故事細節埋藏於每一次拐彎, 每一個路障

師父留下的短句, 如同心法的口訣, 內有做人哲學的啟示
不能理解的, 只是一串似是而非的專有名詞
用心體會的, 方看清前路, 突破自身心深處的窄角, 在黑暗窮盡之時轉角見光明
最好的功夫境界, 就是瀟灑暢快, 淋漓盡致, 收放自如
應去時去到盡, 應停時就要停, 先要認識自己的心, 再去了解自己的車
哪裡是極限, 哪裡看不見, 就去挑戰克服
最後的高潮, 就衝破了飆車戲的既定限制, 革新了一條新的大道
山雨欲來, 危機四伏, 眼目緊閉, 靠著感官的本能
鬥慢, 另一種極致, 也是駕駛 (劍法) (內力) 藝術的另一表達方式
靜候再靜候, 慢慢, 慢慢的鬆開離合器, 視野與境界又到了新的層次

浪漫而不老套, 武俠而不漫畫, 寫實而不浮誇
大街小巷停車場的連環闖關, 從深宵都市中的路面實況確立基調, 在迷亂煙霧下的人物特寫經營張力
車戰不再淪為純粹的較量, 而在於社會有功能性有追車的意義
影像的奇觀, 一一以充份的練車學說解話,
每一下變速(不論是剪接節奏或是駕駛運用)都是專業利落的表現
鄭保瑞成功洗去了《頭文字D》《烈火戰車》帶來香港飛車戲中過份的英雄塑造
還能真正做到心無旁騖, 不旁生枝節, 由始至終緊守駕車戲的主調, 師傳徒禦敵的一門技藝發揮
不再模仿他人痕跡, 不再緊跟大師身影
是時候自立門戶, 將一己所學發揚光大了

2 關於 “《車手》大俠是這樣煉成的” 的評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