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 (A Simple Life) – 有愛, 就有家

A_simple_life1

少爺回來了, 坐下等待晚飯
筷子與飯碗, 不用張口只用張手, 就有她送到面前
愛吃什麼, 總有她在背後預備
走到多遠, 總有她在家中等候
桃姐, 一直服事這頭家, 甚至在舉家移民後, 仍然留守這兒照顧已長大的少主
那是基於一種工作的責任感, 還是對當年知遇之恩的圖報?
是已經當成自己唯一依靠的家鄉, 是自己唯一還可證明存在價值的地方
又可能是, 最簡單的, 就是陪伴著眼前最愛護的, 窮盡一生的力量去付出給他也不計較的人
不論如何, 桃姐就是在這一家, 住得最久, 花費心力最多的一個

開幕不久, 一場中風.
首先改寫的, 就是桃姐要離開這住了半輩子的窩, 搬到陌生的老人院.
在最初的時候, 僕人的從屬, 在地位與關係上好像還沒有什麼改變
桃姐始終才是體貼的一個, 因她不希望成為少爺的負擔,
立時下了決定要進老人院, 亦不斷拒絕其物質經濟的援助
而Roger早在第一場與桃姐交流的戲, 已流露其只懂等吃而不會親身走進廚房, 一向被服侍的身份
Roger還只是粗心大意的一個, 未習慣如何開始去當主動的位置
不會去堅持將責任一力承擔, 對於桃姐的主意是「哦」的戇呆, 也不懂為她掀一掀被
不過, 微妙的情感, 展現在兩人間的對話中; 他也許沒有她照顧人的本事, 但其實他樂於去當這新的角色

不再同一屋簷下後, 關係開始悄悄的逆轉
在家中一人吃飯的場景, 有了新的意思
之前 Roger 之所以一個人在桌前, 是因為桃姐在後邊忙,
除了表示她多年來默默的支持他日常生活, 也是說明二人有一種主僕關係的疏離
而現在同一個場景, 另一個拍攝角度
Roger 的對面空無一人, 後邊當然沒有了桃姐
這是孤單的心情, 也是被逼負擔重責的一個時刻
從前他無憂於食 (食代表了平常生活的基本), 現在他必須靠自己支撐著

至於桃姐, 也從事事親力親為打點, 一下子對身邊一切安排無法控制
被動等候, 無法選擇, 任由別人掌控自己身邊的起居飲食
從一輩子在施予, 到現在只有接受, 這是年老的自卑
於是她不要失去尊嚴, 最重要是不能在最痛惜的少爺面前失去尊嚴
要表現堅強, 要在人前微笑,
內心對一切失去控制的恐懼不能溢於言表,
老人院佈滿將快死亡的氣味, 但也要留下,
不要在自己最愛的家中示弱, 不要在自己最愛的少爺前軟弱起來

A_simple_life

照顧, 與被照顧, 慢慢對調過來
表面上不對等的從屬關係, 過渡到心底真正的同等地位
電影沒有明示, 但從桃姐對飯菜的精心挑選, 侍應對 Roger 身份的不熟識
幾可相信, 茶餐廳叫餸, 是兩個人第一次沒有家常便飯, 更是他們第一次撐枱腳
桃姐首次嘗到 Roger 對她實在的體貼與關懷, 亦感受到同枱面對面的尊重與敬意
之後, 在街上的談話, 互相數說對方感情事一幕, 成就 Roger 角色的轉捩點
無微不至的觀察身邊人的平常舉動, 不再是桃姐單方向的輸出
Roger 懂得了從對方的角度設想, 甚至與桃姐一樣, 理解對方需要更甚於自己

有了互動後, 有了體貼對方的心意
自然就有了趕走租客將另一間屋留給桃姐療養的用心
既不用桃姐擔心 Roger 每天看到她的身體衰殘
又不需屈身窄小老人院, 每日看著他人離去死別
當然, 桃姐縈繞心頭的, 從不會是自己, 而是 Roger
既然明白她心意, 就有了他倆相處最溫馨窩心的小段落
旁人看來可能只是普通場合, Roger知道於桃姐心中別具意義
之前說過全片皆貼身在人物出發, 低角度的拍攝代表從不高高在上的謙卑態度

然而, 唯獨 Roger 與桃姐乘電梯上首映禮一幕例外
這一場戲, 以電影院喻意夢想的實現, 是許鞍華最精心設計的橋段
這是「兒子」與「母親」分享自己的夢想, 及向外界工作夥伴介紹她的時刻
「兒子」願意帶「母親」走入「兒子」日常工作的環境, 願意讓其他朋友同事認識她
於桃姐而言, 是地位的肯定, 是一趟珍貴的待遇
更重要是, 她能在場分享 Roger 的成就, 為 Roger 成材感到欣慰的安樂
沒有對不起他父親的託付了, 也許她心想. 也就說出了他父親必定很高興之話
其實, 在這一瞬間, 是桃姐真心以養育過Roger為榮.

當然, 真實的母親回來, 又是另一鮮明比對
久未見面的媽媽在家中留夜, 與兒子竟沒有溝通, 各自在自己的空間看報紙看電視
對話只限於命令式的調低音量, 像返回早前在這家中的主僕形式關係上
母親向兒子說話, 竟與少爺與僕人說話沒有兩樣
到底是突顯血緣關係的疏離, 還是主僕關係的親密?
「生娘不及養娘大」, 生育之犠牲總不及時刻的養育照料
在 Roger 心中, 是否也一樣呢?
同樣, 母親為桃姐帶來了禮物, 卻不合桃姐心水
母親當下感到難過, 是因為桃姐付出這麼多, 自己不懂得回報的感慨?
還是因為桃姐多年來肩負了家庭責任, 自己未盡全責的一種內疚心情?

A_simple_life3

僕人也好, 親人也好, 在主的懷抱中, 我們就是一家人
當母親問及桃姐有否禱告的時候, 正是家人之間互相問候守護的證明
世間只是寄居, 我們還要朝著更美的家鄉走回去
既是一家親, 天國中必會再相聚
地上有否血緣關係不重要, 彼此之間有過耶穌基督給予的愛就足夠
這份愛, 就是「家」的證據
所以, 片末並不在死亡一刻終止, 並不在人去樓空一幕完結
而是再看到家裏的燈, 他又回來了, 她正在煮飯等候他
門開了, 燈亮著, 盼望永生再團圓

延伸分享:
桃姐 (A Simple Life) – 喜樂人生 結伴同行
[桃姐] 監製李恩霖:苦難中有上帝的心意

2 關於 “桃姐 (A Simple Life) – 有愛, 就有家”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年度電影總結 2012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幸運是我 Happiness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