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南荒的童話) – 世界, 之於電影

beasts-of-the-southern-wild-blu-ray-movie-title

美國的新愛爾良省,
另一個美國南部的歷史古城, [2010年的《Winter’s Bone 凍死骨》描述了 Ozark 的生活景況]
自然地理上正是建立在沿密西西比河的之上
Louisiana 一帶的環境, 本來就有天然堤磯為屏障,
卻因土地被海水侵蝕, 而要人工設計防洪系統
而人工的磯, 就這樣隔開了城市中的繁華與貧困
讓城市中的人民與制度, 看不見, 接觸不到
在沒有實際的距離, 原來有另一種不屬於現代的生活方式

河岸, 住著的是貧窮的黑人, 沒有正統的學習, 只有本能的求生
他們組成自成一角的社群, 聚居河邊, 閒來奏樂節慶
這也自是新愛爾良作為黑人靈魂樂發源地, 獨特文化傳統的承傳
然而物質上的殘缺, 生活上的掙扎, 卻可能也是歷代已來
吃的只為充飢, 住的僅作遮蓋
基本的醫療資源貧乏, 簡單的教育常識欠奉
下一代得不到適當的照顧, 所能學習的方向有限甚至有誤
即使父親有愛, 卻愛不得其所, 甚至有疏忽及暴虐

在這個地方, 水代表了一切, 生計, 生機, 以致萬物的平衡.
海洋上的災難, 是性命的威脅, 是家園的消失
2005年的一場風暴, 推倒了一道又一道堤壩的防線
倒下過後, 洪水淹沒家園, 無以復返
然而, 他們即使流離失所, 也不願意接受文明的接濟, 與外界連繫隔絕
明知面前與大自然對抗的, 只是沙石貝殼搭起的微不足道,
仍然希望回到這暴風吹襲的危險地, 再築脆弱的磯, 重建失去的家, 並加以守護
儼如舊約聖經的古老故事, 卻竟是當下不斷上演的真實
還有油污危機的恐懼, 還有政府官員的勸阻, 有繼續留守的原因嗎?
也許真的有的, 就是那份「家」的堅持, 是沒有其他力量可比擬的強大意志
就如病危父親一次又一次要推開女兒, 女兒還是堅決的跟隨到底

一切的既定秩序都已破壞過後, 剩下的可能就是自由
最後的奔跑, 到底是去是留?
留下是否反文明, 離開又是否告別童稚的純潔?
也許最重要的, 是義無反顧的, 一如最初那樣, 向著前方直衝
這一點沒有改變的, 是決心, 信念與希望
這未必可改變身在的處境, 這不能解答世間所有問號
但浴缸村本就只是一個符號, 故事不限於電影內的主人翁, 而是在美國的本區還有無數受窮苦所困的
Hushpuppy 告訴觀眾, 一個人的力量就算在宇宙間是微小的, 但也足夠強壯以改變現在運行的定律

能從個人共鳴到傳揚積極的訊息, 去行動, 去轉化
能夠踏出面前重大的一步, 就讓電影的力量真正從畫面定格走到現實世界

延伸閱讀:
2005年風災的堤磯防洪系統檢討
從《Winter’s Bone 凍死骨》認識美國南部 Ozark
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南荒的童話) – 電影, 之於世界

1 關於 “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南荒的童話) – 世界, 之於電影”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