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 – 少數的融入與自主

處於這世界這社會, 沒有天生的完美, 反見處處的缺陷
少數的群體總在掙扎求存, 融入主流既是難以適應, 自成一角又會被邊緣化
尤其是教育下一代的爭議, 融合後未必有資源特別照顧其需要, 獨立後則怕機構太自主欠缺管理

視障, 聽障, 智障, 自閉, 讀寫障礙, 過度活躍…
與正常學生一起上課縱使避免了標籤, 卻影響了學習進度, 教學效率,
課室秩序管理變得困難, 教師也未具針對性的能力與方向去指導每一個學生
香港, 正屬於這一個例子, 近十年積極推行「融合教育」.
自2001年歧視條例的修訂, 主流學校必須取錄殘障學生及為他們提供適切設施及課程, 否則違法.
一間學校中的學生背景多元化了, 看似是理想的合一,
但若配套資源不足, 有更多需要的學生得不到關注,
近日就有報告指出, 大多教師都欠缺照顧殘障學生進度的水平

獨立一座專屬學校, 沒有校內的歧視欺凌了吧, 能專心在公平的環境下成長吧?
現實卻告訴我們不然, 只是將來總要投身社會, 總不能一輩子留在熟悉習慣的空間
獨立的校舍, 隔離了正常的環境, 社會中的人看不到也聽不見, 又何來關注?
而給予學校機構高度的辦學自由, 將管理這一群人的權利與責任直接外判, 更有潛在風險
這類機構通常會是慈善團體的名義, 或是教會背景,
正正是非弁利, 反而讓政府保障辦學的充足福利, 恆常的報告及監察不夠嚴謹
而入讀此等學校的學生及其家庭, 都未必有充分保護自己的能力
因而, 不同地方都出現了風化案或虐待個案,
自2005年起, 台灣南部某特殊學校共發生高達128宗性侵犯, 性騷擾的案件, 目前仍在調查階段
而南韓亦同樣有一所光州聽障學校, 在2005年亦有一宗現時已轟動全國的性侵案

不管是融合還是獨立, 少數的聲音都總是遭受忽略, 得不到最合適的生存空間
他們表達的渠道有限, 代表他們發言的亦多沒有政治權力去爭取權益
Silenced, 被消失的聲音, 沒人去留心聽他們的心聲
無聲的吶喊, 無門的求告, 聽障只是冰山一角, 它代表著所有備受壓逼, 有冤難伸的苦主
兩種教育態度都仍不斷革新, 尋求更完善的方案,
只是偏見的既定立場從難改變, 屬於少數的, 要學懂如何自處, 無聲, 不一定只有啞忍一個出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