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go (馬拉高) – 人生信仰與創意想像的比喻教學法

rango-slice

電影世界中的自由想像,
不止在魚缸內, 不止在車廂中, 可遠至荒漠, 可遠達馬路的另一邊
只要去創作, 只要去勇敢相信, 故事就這樣成了真實
曾想像過自己代入不同角色, 拯救公主的王子, 拯救城鎮的警長
在深厚的觀影經驗中, 汲取不同類型的獨特元素
集百家之大成的共冶一爐, 高潮迭起節奏明快的大娛樂家就此誕生

導演Gore Verbinski首拍動畫作品, 即以存在主義的哲學問號入題
戲內戲外呼應前作與經典, 同時又為自己方向尋問探索
不管是電影上, 還是思想上, 都經過一場震盪的歷險
比喻, 是整套電影的表達方式, 亦是文本的中心思想
以狂想喻電影, 以電影喻社會, 以西部精神喻信仰
以動物喻人類 (蜥蝪的本能定格 成為 心理防護機制)

三隻貓頭鷹為故事拉開序幕, 樂器歌聲作前奏
舞台背景為第一幕, 已設定影片的主題是 “演出" 是 “戲劇"
緊跟著的是主角的特大近鏡, 從凸眼蜥蝪的自編自導自演開始
這一隻蜥蝪, 懂得變色, 懂得偽裝, 天生就是一個演員
隨著不同環境可轉變性格態度, 劇本不斷變, 角色不斷轉
在失去原本的那個自己, 同時又在塑造更多 “自己" 的形象
突然的豁然開朗, 腦海應不受周邊環境限制, 應不受可用道具限制
鏡頭馬上拉開至大馬路遠景, 攝影位置移動, 彷彿同時戲中的車亦劇烈晃動
主角立刻就衝離本來的安全區域, 穿梭於高速行駛的車與車之間

選角上任命Johnny Depp, 配樂上選用Hans Zimmer
已見導演欲延續魔盜王的鐵三角班底
由Johnny Depp親自質詢原有狀況如何改變
猶如導演在魔盜王之後, 意欲尋找新的模式去表達其豐富幻想
2D動畫的嘗試, 正是蜥蝪遠離的主人車, 標誌著Gore Verbinski離開特技大片的拍攝路向
水缸打破了, 上鏈的魚就此消失於銀幕中, 鏡頭焦點轉而投放在城鎮的騎呢昆蟲之上

rango

貓頭鷹的旁述, 老人智者的教導
幕幕動作場面, 個個古怪笑話
主角從 “演" Rango 到真正去作 “Rango",
那個傳說如何逐步成真, 就是作品的完成過程

路途中可見導演借鑑過去的名片去鋪排情節
那酒吧的聲響, 人物介紹源至西部片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地下水道的眼來自 “Lord of the Rings"
買地扣水的陰謀可聯想到 “There Will Be Blood"
“Chinatown" 的影子見於主線及 Ned Beatty 的聲音演繹
當然不忘在主角的造型及小動作上, 注入Pirates of the Carribean的神采吧
不得不提 永遠的西部牛仔 Clint Eastwood 的登場, 注意是那"真人"的出場!

配樂更是過癮的把一眾古典弦樂融合再編
貫穿全片的西部浩瀚感, 猶如 Ennio Morricone 上身
追逐場面連繫上Raising Arizona (親親父母心)
完場手繪圖像時放上疑似 Pulp Fiction (危險人物) 主題樂變奏
Bats 由宏偉氣勢的 Ride of the Valkyries (現代啟示錄)
玩到 幽雅輕緩的 藍色多瑙河 (2001太空漫遊),
再過渡至 Hans Zimmer 獨家的簽署式配樂, 加上馴龍記式弦樂
務求把蝙蝠空戰向所有經典空中追逐場面致敬一次

風格上的臨摹名作, 場景調度上的高度掌控, 戲劇節奏上的急緩有致
在高低起伏間爆發喜劇感, 已成了導演在魔盜王後又一功力示範
以拍電影作故事藍本, 熟悉的片段, 既娛樂影迷, 亦自娛自樂
再以銀幕英雄人物帶出電影與故事的意義
主角從來都要尋找自己, 但其實重要的不是那戲中的主角
從導演自己的存在危機, 反省至觀眾, 訊息推及至社會與時代的層面

rango-poster-post-header

放諸人生, 或對小孩的勸勉, 都一樣
人經常要找命定, 命定卻早在你附近
只要人去愛他人, 自己就在當中建立
可以是Rango, 可以是Amigo
不要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那一趟靈魂探索, 除了看清自己外
還看出了時代的變遷
西部片情懷在往日, 廣闊沙漠的小小城鎮
在外邊社會微不足道, 資源連噴水池都不及
“水" 為財, 珍貴的存於銀行
沙漠中盼望有水的庫存, 外圍大世界卻隨處揮霍

電影講水, 卻又不全然講 飲用的水, 或日常消費的 “水"
文本強調的是, 永不會消逝的價值
當Rango指出人要有信念, 因法律依然可相信時,
“Sheriff" , 代表警長, 公義的權威, 就給蛇數槍射倒了
原來鷹會死 (天然的防護) ,水會缺 (地上的物質),
律法也會因人的corrupt (蛇的襲擊) 而失效
只有Spirit of the West, 那馬路的另一邊, 長存於世
因為世界災難不能搖動, 普世不信之人不會看見
最後一場與蛇大戰的計劃,
Rango 進城拾起警長章, 地下水道湧出的不絕之水沖向巨蛇,
象徵著盼望, 信念與智慧, 可修復正義, 可驅走黑暗

延伸閱讀:
導演 Gore Verbinski 專訪

2 關於 “Rango (馬拉高) – 人生信仰與創意想像的比喻教學法”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二) – The Lone Ranger (獨行俠)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 引用通告: 我的年度電影總結 2013 – 視覺效果篇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