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視網上開播 -《警界線》足本第一集

Police Boundaries - 2.jpg

《警界線》作為香港電視第一部全集四十分鐘足本首播的電視劇,
即使只是網上的媒介,也是歷史的見證,
希望在此留下對第一集的分析,作為對其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支持。

先談幕後班底,蘇萬聰在TVB時期執導的作品不乏經典,
在警匪系列中亦曾擔任《刑事偵輯檔案》及《勇探實錄》的製作,
但他一直只是編導的崗位,而《警界線》就是他第一部身兼監製及總導演的力作。
而創意總監則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 朱鏡祺。
作為多年來於TVB的劇本審閱,他經手過的有《烈火雄心》、《學警狙擊》等深入民心的角色,
是次《警界線》第一集就可看得到他倆與其團隊在取鏡角度、資料搜集、人物刻劃的心思,

根據四位主要角色在片頭的獨白(廖啟智一段為與駱應鈞的對話),
觀眾可以理解到,《警界線》是以探討黑白間的灰色地帶,作為警察的原則與界線為主的劇集。
名字設計上也可看出與題旨的關連,中間一條紅色線,
先出了每個字的一部分,分別在線的左右,然後才亮出「越界」的部分,突出其對界線的重視。

其實這題材並不新鮮原創,大台近年就有供應《刑警》與《雷霆掃毒》之類的貨色,
對上一次能談得上精彩的,就要數到《潛行狙擊》與《通天幹探》。
《刑警》有黃日華,《雷霆掃毒》有苗僑偉,
兩部劇集中不是沒有好戲之人,情節也不是沒有緊湊明快的推進節奏,
問題在於,看電視劇需要看人物互動之間的對白,
沒有充分的編劇 (或日常) 常識,往往出現橋段上的邏輯謬誤,
《警界線》其實也有誇張的地方,就是為何需要在槍鋪中彼此曝露身份?
巧合則在於狙擊手的女兒,竟與警察的兒子在同一班。
相比 TVB 的同類型劇集,這種不尋常的狀況亦是比比皆是。
在某一劇種會強調「宿命」作主題的,巧合就是劇本的手段之一;
但作為警匪劇,這種安排反會使觀眾有脫離現實之感。

而最為觀眾眼前一亮的,應是實景的拍攝、道具的認真、燈光的運用。
諸如在車中搜索時的綠光、老人院應有的陝窄空間感都拍出了,
有了實景,不再需要遷就鏡頭位置而出現大量特寫,
有了景深的調度,街道應有的顏色,背景應有的燈光,
就都能捕捉在內,加強了影像的說服力,也就是突出了「電影感」。

不過,劇集的靈魂,始終在於劇本與演員。
論到角色的登場方式及個性描繪,
《警界線》在一集內已確立了四個主要人物的背景及各自賦予其 (至少一場) 重點戲份,
先說廖啟智所飾的杜一飛,很小心的去挑選棉被一幕,
首先確立了其每事盡善盡美的作風,簡單如挑選床上用品都親力親為,
並仔細試驗,代表他不易受騙,亦不易受擺佈;
下一幕就知道他贈送給何人,是七婆,予其孝順的形象誤導,
誰料筆鋒一轉,原來是塑造其重情重義的性格。
只是兩三分鐘的分場,編劇簡而有力地將杜一飛介紹給觀眾,
這其實並不是艱難的寫作技巧,但在TVB畫公仔畫出腸的慣性模式中就見難得。
而且,這一筆,亦跟杜一飛勸張軍收手,與及後帶他逃走的兩場戲暗合,
又使第一集最大的轉折,帶給觀眾期待,杜一飛會如何處理其身份的矛盾,
同時達到了數種戲劇效果,就是巧妙的塑造。

林嘉華所演的張軍,開首只以其眼神示人,讓作為狙擊手的他顯得詭秘莫測。
正式出場時,卻見其溫柔友善的一面,
在學校看表演時,就更強化了他既危險 (配樂的提示) 卻也是慈父 (表情及說話方式) 的兩種極端。
這種寫法,無疑迎合了近年強調奸角人性化的潮流,
林嘉華在TVB時代也演過同一種類型,經典例子就是2010年《鐵馬尋橋》的榮德,
對外人從不手軟,對自己人則處處愛護。

狙擊手的伺機而動,亦為張軍帶來了自信與野心,
槍鋪一場,則顯示了其冷血,但仍保留一點同情的個性;
只是如之前所言,他不需衝動地暴露身份,
這種安排旨為營造後面劇情的張力與動作高潮,卻違反了角色的設定。
(身為狙擊手,是否應更沉著,更有看穿全局的能力?)
另外,劇本安排了林嘉華與廖啟智多幕同場對戲,
有信任的交心,也有背叛的猜忌,
單看二人表情變化已可凝聚劇力,
不禁嘆息TVB以前的暴歾天物,有好演員都不好好利用。

而主角周俊偉與蔣祖曼,則透過兩人處事的分歧而有鮮明的對比。
Eagle 模擬狙撃手舉動引來同事誤會的一場,已表現了其不合群、不算受工作同伴歡迎的性格;
但他比Madam Fong更快想到天台上的狙撃手,也能突顯其查案的智慧。
至於他的衝動、憤怒,就貫穿在全集當中,更反照出 Madam Fong 的冷靜、理智。
有關她分析案件的段落都是層次分明,觀眾亦從她口中得知化驗槍紋的大概。
其中兩句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我都係信證據多D」、「緊張唔止得一種方法既」,
前者表達了她的理性,後者除可看出她的淡定,亦同時第一次暗示了她與Eagle的關係,
她也需要緊張,但她所緊張的,與Eagle雖相同實不同。
Eagle 追悔過去而想補救,反而忽略了當下,正是她說出那句對白時的怪責之意;
有了這一段,後邊學校表演的鋪排就理所當然。
在聽鋼琴彈奏時,只讓 Eagle 回憶案發時的情形,人在此但心卻不專注在欣賞兒子的演出。
周俊偉作為擔綱觀眾情緒起伏的領導人物,目前是不過不失,
其略帶呼吸聲的重鼻音腔,有個人特色但聽久了或會有礙耳之感。
而蔣祖曼的演出很硬朗,亦給人專業的感覺,只是未知拿捏感情戲的分寸又會如何?

一集的最後,留下伏筆讓觀眾迫不及待要看下集的感覺,已很少在港劇中出現,
但《警界線》尾段埋下的情節方向,確實有吸引人繼續追看的意欲。
一覺醒來,不覺時間過,但原來圍繞身邊的人與事,都變了,
那是何等豐富的劇本素材,還再多加一則謀殺謎團,的確頂癮。

整體而言,若從《警界線》看香港電視的製劇方式,
那其實王維基並不旨在革新類型,反而是有還原八九十年代黃金時段劇集水平的意圖,
《警界線》單看首集,確有《刑事偵輯檔案》《O記實錄》的臨場實況感及緊湊壓迫感。
只是,一集不能判斷一部劇的質素,
觀眾以往多不滿的「第一集同大結局就係威係勢,中間全部係情情塔塔」,尚有待觀察。
另外,到底以《警界線》這樣明快的故事走向,會有材料拍多少集?
目前看,五集似乎已可說到盡,
除非有更多枝葉副線在後來加入發展,
否則以廖啟智與林嘉華的故事線為主而長拍的話,可能又會變悶;
當然,也視乎蘇萬聰與朱鏡祺的編導功力,可否在兵捉賊扮兵捉兵的橋段中,再有新的突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